我的法院  我的梦啊

2019-11-05 11:23:58  来源: 法制周报-文苑
 

 

作者:吴安荣

 

   “世事纷纷扰扰,人间来来往往,法院如是,有人走,有人来,唯一不变的是对法治的坚守和信仰”。

   法院是法律帝国的首都,法官是帝国的王侯。自选择法学专业的那刻起,我就从未停止过“王侯”梦。那一年,我终于披荆斩棘、爬山涉水地来到法律帝国首都的脚下,那一刻,“王侯”梦真实无比。如今,亲临法律帝国首都三年有余,才发现现实的“王侯”与梦中的“王侯”截然不同。

   “王侯”与“官”都是权力的象征,是强势、支配力的代名词,然而,这个一直被冠以“王侯”的理应受到世人尊重的群体,在现实面前,却更像一个需要他人保护的弱势群体。

  外出送达、调查,不配合者有之;院内开庭审理,喧哗吵闹者有之。虽然,法律明确规定法院可以依法追究实施妨害民事诉讼行为人的法律责任,但是,法官使用这一条款的情况少之又少。更有甚者,法官因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为维持法庭秩序而制止一方当事人的过激行为而被该当事人举报,被举报的理由是法官的态度太差。幸有庭审的监控录像,法院才能堵住悠悠众口。当事人不遵守开庭时间而迟到的情况比比皆是,每一次,法官坐在审判席上都要再三地催促当事人尽快到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按撤诉处理;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以缺席判决。但是,法院真正因为当事人迟到而做出这样处理的几乎没有。

不仅在程序上,在实体上,法官也遭遇到同样的弱势处境。法官依法作出的判决,不管法律依据有多么充分,论证有多么详实,只要未满足当事人的期待,当事人对法官轻则辱骂,重则暴力相向。对法院判决不服,当事人可以依法到上一级人民法院上诉,而有些当事人则理直气壮地说“我就不去上诉,就要找你们院长,就要天天到你们办公室闹”。法院的法官面对这样的情形,每次都是尽力地安抚,对他们的过激行为予以最大限度的包容。记得一兄弟法院朋友曾言,其有个印象深刻的离婚案件:被告有家暴和吸毒史,其某次因为吸毒产生幻觉,将锅里滚烫的油直接泼在原告身上,导致原告严重烫伤,因被告天天到法院吵闹,并显现出了暴力的倾向,法院为了避免出现暴力性事件,竟然要考虑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接触到这些场景后,我能体会到法官的无奈,也为此感到痛心。法律存在的价值在于维护社会秩序,恢复业已失衡的社会利益。法院作为国家的暴力机关,承载着公众对社会公平与法律正义的追求,是社会弱势群体所能抓住的最后的救命稻草。中国人息诉的思想根深蒂固,若非万不得已,不会走进法院的大门。法院是固守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城墙,若法院都不能挺起胸膛,坚定地对破坏法律规则的行为说不,那么自诩为文明、法治的社会又与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有何区别。法院既要有柔情,更要有铁腕。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我依然深爱着这份工作,矢志不渝地做着“王侯”梦。三年的法院时光里,有我敬佩的前辈们,有我提升自身能力的舞台。正处于社会转型时期的我国,社会矛盾与纷争比之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繁杂与激烈,法院所处理的纠纷大都是其他前置机关所无法解决的问题,都是被挑剩下的难啃的硬骨头,每天游刃于其中的法官们,无疑有着一套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能与这些前辈们近距离的学习、沟通,对提升自己处理纠纷的能力有着极大的帮助。同时,三年的法院时光里,我对霍姆斯的“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的法谚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在著书立论中,我们需严格地遵循着大前提、小前提及结论的司法三段论模式,而在司法实践中,当事人并非会欣然接受这种逻辑所得出的结论,我们要综合考虑众所周知的或尚未被人们意识到的占主导地位的道德、政治理论,并运用心理、舆论、谈判等多种手段去处理案件。法官如走钢丝的艺术家,要平衡法理与情理之间的关系,既要维护法律的权威,又要避免激化不遵守规则的当事人的矛盾。

  我们每天都直面社会的阴暗和人性的丑恶,从事法律这份职业,需要拥有一颗强大的心。正因为如此,我会倍加珍惜所拥有的来之不易的亲情、爱情和友情。不论怎样,我会坚守那份梦想着做“王侯”的初心,并为之不断努力。

   我的梦,正在路上···

姓名*
电话*
地址
内容

  网上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31-82272855 0731-82272855  

opyright ©2018 - 2019 法制周报社新媒体中心 ICP备案号:湘ICP备13010856号-2 湘公网安备 43010502000429号 国内统一刊号:CN43-0029